首页 资讯 关注 公益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黄页

国际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聚焦美国总统选举:看邮件门里的“纸牌屋”

来源: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8-04
摘要:聚焦美国总统选举:看邮件门里的“纸牌屋”

选美国总统必须有巨额选举资金,而唯一有能力提供支持的只有财团。别看最后是选民在进行投票,实际上投票开始前,资本已经进行了“初选”。

美国东部时间2016年7月25日,北美盛夏,宾夕法尼亚州,费城,某酒店。一群西装革履的人士步伐匆匆地走进大堂,脸上写满了焦灼。这一切,都源于7月22日早上十点半的那个坏消息。

维基解密网站的创始人阿桑奇又冒出来了。这次,他给全世界观众带来的是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内部绝密的19252封邮件和8034个附件。涉及民主党高层多位大佬,例如公关主任Luis Miranda(10770封)、国家财务总监Jordon Kaplan(3797封)、信件内容也颇令世人瞠目。

此刻,这几个坐在酒店的人,其中包括曝光电邮中的主人公,尤其忐忑。眼看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在即,这个丑闻随时会像酱缸子里发酵的大豆,在随后的会议中间弥漫开去。其实如果事情只是这样,顶多就是令他们钦点的“太子”、坚定的女权主义政客希拉里尴尬一会儿,沦为共和党或保守派媒体的笑话和谈资。但是他们必须做最坏的打算:在即将到来的全国代表大会上,桑德斯的支持者可能会“造反”。

他们别无选择,必须商量好如何收拾这个棘手的烂摊子。

民主党“罪状”

打压党内竞争对手,在美国的选举中并不新鲜。

热心的网友早就帮围观群众从海量的邮件内容中分析出民主党的“几大罪状”:打压桑德斯、丑化特朗普、金钱政治、操控媒体……这正是《纸牌屋》里上演过的剧情。

如果只是看邮件内文而不注意发信者,你甚至可能觉得有些内容颇为好笑,像高中生在他人背后嚼舌头。

然而真实世界总是很晃荡。这些像青春期少女一样吐槽、腹黑、耍阴招的,其实是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7个大佬。他们是公关主任、国家财务总监、人事财务总监、数据和决策财务总监、财务总监、高级顾问以及加州北部财务总监。

早已宣布乖乖替希拉里背书的桑德斯,就是那个被戳着后背欺负的倒霉蛋,想必他一定很受伤。

看看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党友们都怎么骂他。

一份邮件显示,桑德斯先是触怒了党主席。根据CNN报道,桑德斯表示如果他当上总统,将把现任的民主党委员会主席踢出去。对此民主党主席在邮件中用粗口恶狠狠地骂了桑德斯,并断言“他肯定当不了总统”。

如果只是停留在口头侮辱,或许桑德斯的支持者不会愤怒。一封明确表明提议在宗教选区肯塔基州和西弗吉尼亚州安排人士攻击桑德斯的宗教信仰,以令后者失掉几张选票的邮件,坐实了本该持中立原则的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偏袒希拉里、打压排挤桑德斯的罪状。在宗教气氛浓厚、“无神论”被视为大逆不道的美国,如果桑德斯被公开指控为不信教的无神论者,那对其党内初选是非常不利的。

除此之外,他们还勾结罗德岛政府只开放部分投票站,只因为桑德斯在当地民调比希拉里高4个百分点。民主党高层指示旗下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甚至付钱雇用水军在网上攻击桑德斯的支持者。

打压党内竞争对手在美国的选举政治文化中,其实并不新鲜。“相互揭丑甚至可以说是美国选举政治的一个显著特色。”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说,揭丑甚至比正面阐述还重要。

2000年,共和党初选期间,麦凯恩对决小布什。麦凯恩收养的孟加拉裔孤女,被小布什造谣说是麦凯恩在亚洲的私生女,令麦凯恩在竞选期间受到很大影响。

“这是美国选举政治中的一种常态。”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刁大明认为,这是美国政治人物惯用的操作方式,只不过在维基解密以前,这块遮羞布并没有被撕开。如今直接的后果,或许是令民众对民主党乃至美国两党政治不信任或产生厌恶情绪。

在中山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张宇权副教授看来,美国民主政治最大的弊端在于两党以及两党之间无休的内斗,导致民众对精英政治的反感,对国会和政府的不信任,最终导致民粹主义的兴起。

资本进行“初选”

两个政党都没有很好地为弱势群体提供帮助。

邮件中比打压同伴更劲爆的,是联邦政府机构职位有报答“政治献金”之嫌。包括姓名和金额的详细捐献记录被扒了出来。

被卷入这类丑闻的有财务总监和财务主任。

财务总监Jordan Kaplan说:“如果你有人(要推荐),把全名、城市、州、邮箱和电话送给Scott Comer。多少人都行,只是不知道多少人能如愿。”

财务主任Scott Comer先是夸了海口:“任何你希望被考虑进入董事会的人,例如美国邮政署(USPS)、国家教育协会(NEA)、国家人文基金会(NEH)。任何人有特定的兴趣并且希望到某个部门的董事会工作的都可以。”

“不过,我得说,能在NEA/USPS这样重要的部门找个位置可不容易。很有可能他们最后会进入‘女性历史委员会’这样的机构。”随后或许这位主任觉得牛皮不宜吹得太大,又降了些调门。

在金灿荣看来,参选美国总统必须有巨额选举资金,而唯一有能力提供支持的只有财团。别看最后是选民在进行投票,实际上投票开始前,资本已经进行了“初选”。金灿荣说:“那些获得财团青睐的候选人才可能脱颖而出。胜选后,当然必须进行回报。所以,选举的结果以及当选者并不一定能全部代表人民的真实利益。”这样的选举制度,必然令权术和计谋大行其道。

不久前,知名的日裔美国学者弗朗西斯·福山自在美国《外交事务》杂志发表的文章也再次对美国政治表示忧虑,认为这可能会带来一种政治上的失败。

福山的担忧源自《纸牌屋》被现实翻拍的可能。他说,在近几十年来,共和党内部企业精英们与社会保守派的合作模式表现在,前者提供资金,后者主要负责投票。《华尔街日报》的社论版面概括地代表了企业精英们的主张,就是提倡经济自由主义:追求自由市场,自由贸易和开放高技术移民。正是由于共和党的支持,使得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在克林顿任内顺利通过,最近的“贸易促进授权”(更为人熟知的说法是“快速通道”)也是共和党人的杰作,支持他们的那些企业精英们也能从中受益。

“然而,美国的制度并未充分代表民意,两个政党都没有很好地为弱势群体提供帮助。”福山感叹。

美国特色的政治

当被外界唱衰四分五裂时,民主党却吃起了“团圆饭”。

但桑德斯本人在事件发生后的轻描淡写出人意料。他对CNN表示,这些邮件“对我来说不值得大惊小怪”。

“我的意思是,我向来知道,任何客观的观察者也一直清楚,DNC一直在支持希拉里。对此,我未感震惊。”桑德斯不仅不发火,还大肆称赞了希拉里一番。这位民主党参议员的反应或许令人费解。

不过民主党随后的一连串动作或许可助大家管窥一番。在内部邮件被公开的几小时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当天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登台演说,为希拉里站台。随后紧接着又是一连串的政治明星的演讲轰炸:包括麻省的沃伦(Elizabeth Warren)、桑德斯和第一夫人米歇尔。

当被外界唱衰四分五裂,民主党却吃起了“团圆饭”。这正是具有美国特色的政治过程。

2016年7月28日在费城落幕的民主党全代会看起来比对手的全国代表大会要祥和。穿着一袭象征女权主义白色西装的希拉里容光焕发。亲民主党媒体CNN甚至公布了希拉里民调高于特朗普的民调结果。

这又是什么政治逻辑呢?难道说希拉里手指一挥,把黑锅扔给了遥远的普京,危机就此化解?只能说,美国的选举政治,候选人永远比政策更加是焦点。

维基解密公开表示,还有更大的足以撼动希拉里的猛料3.0在等着大家,从阿桑奇接受CNN采访透露的信息看,猛料3.0将涉及希拉里任国务卿期间在利比亚班加西的作为。看来,它是和民主党杠上了。

“邮件门”里的某些故事是否会比《纸牌屋》还要精彩?观众们期待精彩,但也担心过于精彩,会让美国民主的形象在全世界蒙羞。“美国人也知道自己的制度存在缺陷,但他们依然自负地认为这是美国最好的政治选择。”金灿荣说。

在刁大明看来,把美国大选看作是真实世界的《纸牌屋》,在一定程度上是真切的。确实存在着权谋、欺骗、沆瀣一气等令公众所不齿的东西。“但是较真地说,类似电视剧《纸牌屋》中所出现的为了权力不惜夺人性命的触犯人类行为最底线的犯罪行为,真实世界和虚构的还是有些距离。”刁大明又说。(赵杨、魏香镜对本文亦有贡献)

(南方周末)

责任编辑: